央行定调新一年工作方向 金控监管办法“箭在弦上”  发布日期:2019/1/10

 
 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1月3日至4日召开,为央行新一年的工作方向定调。   央行部署了2019年九大重点工作方向:   一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   二是进一步落实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各项政策措施。   三是切实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金融风险。   四是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五是全面做好外汇管理与服务。   六是深入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治理。   七是加快推动金融市场创新发展和金融机构改革。   八是全面提高金融服务与金融管理水平。   九是继续加强内部管理。   重点一:   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   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未来央行可能继续运用各种工具引导流动性的流向配置和期限配置等,并将常规政策工具与结构性流动性管理工具相组合。“定向松动”应该是2019年货币政策工具组合的操作方向,定向降准+货币市场工具调整将是基本的工具组合。流动性管理工具更加灵活,监管弹性将进一步增强。   重点二:   金控监管办法预计今年上半年推出   会议指出,继续推动实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行动方案,稳定宏观杠杆率,推动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加快补齐金融监管短板。   近期监管人士频频发声,要求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并着力推动监管办法的出台。易纲此前称,“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金融控股公司不仅仅有银行,还有证券,还有保险,还有信托。这些业务之间有怎样的防火墙?怎么进行风险隔离?怎么进行并账?这就需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   中国人民银行此前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显示,一些金融控股集团野蛮生长、体量大、业务杂、关联风险高,但监管缺失可能威胁经济和社会稳定。为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健康发展,迫切需要建立相应的监管制度。   对于金控集团模拟监管试点,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表示:“共有5家,分别是招商局金融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融控股公司、蚂蚁金服和苏宁集团。”   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模拟监管试点在不断推进中,试点对象也具有代表性。主要目的是服务于积累监管经验,不断完善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让办法更具有操作性。另外,金控监管办法目前尚在履行上报程序,2019年上半年估计能够推出。”   重点三:   平衡好总量指标和结构指标   会议指出,加强政策沟通协调,平衡好总量指标和结构指标,切实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总量指标指广义货币M2、社会融资规模等。业内专家认为,随着货币供给影响因素趋向复杂,M2的可测性、可控性以及与实体经济的相关性将继续下降。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主任纪敏曾撰文指出,建议淡化数量目标并作为货币政策的监测指标。随着技术进步、经济结构变迁以及金融创新的活跃,货币需求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以货币供应量作为中介目标的数量型调控的可靠性日显不足,发达国家货币政策以利率调控为主的实际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淡化M2以及社会融资规模等数量目标,转向以调控政策利率为主要目标的货币政策,是必然趋势。当然,货币数量指标仍包含了宏观经济的重要信息,有助于货币科学决策,仍应将其作为重要指标跟踪监测,提高货币决策的科学性。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认为,盲目追求M2和社融所测度的融资供给,不在提振实体经济上想办法,不仅无法解决有效需求不足的矛盾,还会加剧物价和资产价格的上涨压力。长期来看,潜在GDP增速明显下降,通胀环境更加稳定,放开管制后利率缺口逐渐收窄,支付技术迅猛发展,较过去更低的M2增速符合高质量发展要求。因此,应逐步淡化数量指标,同时进一步强化利率、汇率等价格机制的作用。   重点四:   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   会议提出,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并一轨”,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   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曾指出,强化央行政策利率体系的引导功能,完善利率走廊机制,增强利率调控能力,进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金融市场及实体经济的传导,推动利率体系逐步“两轨并一轨”。   在市场人士看来,利率并轨时机很重要,利率并轨应在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同货币市场利率等其他金融市场利率的差距在合适区间时实施。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指出,基于当前国情,利率并轨将经历“三步走”。一是升轨,提高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二是顺轨,利用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全面优化利率传导机制。三是并轨,由货币市场政策利率取代存贷款基准利率。   此前易纲表示,利率就是资金的价格,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市场配置资源是通过由供给和需求所决定的价格来配置资源。资金也是一种资源,而且是一种稀缺资源。因此利率的市场化就非常重要,主要由市场供求决定的人民币利率也不能失真,这样才有利于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配置资源。   重点五:   有序化解影子银行风险   自金融严监管以来,影子银行风险已经得到了部分化解。   截至2018年9月末,各类金融资管产品总规模高达104.5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影子银行及同业业务治理已取得一定成效,影子银行规模收缩,金融机构业务运营更加规范。   易纲强调,影子银行实际上是金融市场的必要补充,影子银行不是完全负面的词,只要依法合规经营,便能成为金融市场的有效部分。要注意影子银行在一些方面如果管理不好,就会产生风险。   重点六:   不断完善外汇储备多元化应用   同时召开的全国外汇管理工作会议也明确指出,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   市场化逆周期调节外汇市场波动,保持外汇微观监管跨周期的稳定性、一致性和可预期性,严厉打击外汇违法违规活动,推进“数字外管”和“安全外管”建设,维护外汇市场良性秩序。   同时,要完善外汇储备经营管理。深入推进运营能力建设,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国家战略,保障外汇储备安全、流动和保值增值。(作者:彭扬 欧阳剑环)   转自:中国证券报
 
 
全球免费送彩金无需申请网 版权所有 © 2003-2017
高级会员申请热线: 0571-81992781  电子邮件:mail@qqma.com
本站网址:qqma.com(全球免费送彩金无需申请网)全球免费送彩金无需申请网.com
[在线咨询服务] MSN:welcomeqqma@hotmail.com     QQ:1905118(全球免费送彩金无需申请网客服)
浙ICP备11004401号